云顶娱乐-www.4008.com-云顶集团【欢迎您】
做最好的网站
云顶娱乐:为中心展开的二三讨论
分类:云顶娱乐

云顶娱乐 1

     结局方面其实仓促了,音乐用了op1,而光和爱花最后的见面,对话是:" 人的感情溶入大海,溶入空气,穿越时光,传达到对方的心中。在这个世上,充满了无数闪闪发光的思念",但这里不应该继续说吗?这句话只是一句客观的事实,但光和爱花想以此表达什么?并没有展现,以这句作最后一句犹如以逗号作结,而非一个圆滑,圆满的句号(也许如同生活的完美一样,很难追求)。如果弄个ova,把感情发展作适量延伸,最后来个大团圆合照(画面是BD里面EXTRA中的 umbrella),这样便是我认为比较完满的结尾了。

云顶娱乐 2

     《 凪のあすから 》这部片 (其实豆瓣分数不应该这么低),不纠结于ntr,少许硬伤(所谓的狗血,例如专业贴膜)和结局的遗憾,总体说,剧情甚得我心,作画精美绝伦,剧情跌宕起伏,人物的天真心境,有趣的世界观令人为之心动。看完后对剧情的回忆,对角色的欣赏怀缅, 引人产生无限遐想, 从而令我们的生活增添一份色彩,也就是看完整套片后迸发出一种所谓绿茶的回甘清香。生活不就是长久的微苦夹带着一点令人依恋的香味吗?
     
引一句结尾的角色自白:
人,就算受伤,就算得不到答案,他们还是会怀着梦想。不停努力,这些心血最后也许可以扭转大局。

云顶娱乐 3

     喝过日式绿茶,味道是甘甘的带点苦,喝完口中有余味,这部作品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云顶娱乐 4

以下涉及个人意见,有一些对剧情的误解以及主观感觉。

当然以上是声优们为了活跃气氛呼应本篇剧情才这么顺势来的一段,切勿太当真。 这段对话进行的氛围是相当欢乐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一下相关广播资源自行check一下。      ☂ 声优:声优役者埂,以及茅野爱衣(千咲役)和石川界人(纺役)即将展开的新合作。      在「Super Seisyun Brothers -超青春姐弟s-」里—— 茅野爱衣(比良平千咲)是「斉藤マコ」的役者,石川界人(木原纺)是「斉藤マオ」的役者。二人为一对紫发姐弟。而逢坂良太(伊佐木要)则是相对应的黄毛姐弟中「新本チカ」的役者。 另外还有「ダイヤのA」(钻石王牌A)里有逢坂(要役)&花江(先岛光役);「マギ」(魔笛)里有逢坂&石原(纱友役)&花泽香菜(爱花役)等等(ry 比较值得提及的新情报是,在即将动画化的OVA「ロマンチカクロック」(浪漫时钟)里:茅野爱衣(比良平千咲)和石川界人(木原纺)将再度合作扮演一对兄妹。 ☂ 生活:因为追这部作品,遇见这个角色,造就的一些奇怪习惯。      自从追了这部番,我以后每次看到「要」、「不要」、「要不要啊」这些词的时候脑子里就得转个弯,连说出「要」这个字都变得小心翼翼了; 对于故事前篇提出后篇纠结无比的「改变」主题有了更深的理解,在生活里与朋友们提及相关话题时都会陷入一阵思索; 最近扫碟听曲,无论歌词还是旋律,只要是有营造出相关氛围点的,我就会不可遏制地想到伊佐木要这个角色。想到他一人静默沉睡于冰冷海底的五年,想到他回归陆上后面对改变的心境,想到他一如既往隐忍而温柔的笑容。然后就开始心绞痛循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 ◆其他链接 】      有很多人问我一般追番的感想评论都发在哪,在这里正好借此机会再说明一次。 由于本人属于不混S1/K岛/贴吧等地的边缘观赏人群(本文里的所有K岛相关信息出自朋友聊天提及)最近的个人习惯是——追直播时在Line平台和朋友进行一对一的同步吐槽,之后在新浪微博post相关感想,完结后再往豆瓣马克里写几句评论。总之就是基本处于一人乐默默萌的状态。如果有希望与我进行相关交流的朋友,可以直接走往我的豆瓣主页。     ◇ Douban:(http://www.douban.com/people/muse_tintal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里想提一下两对组合,要和千咲,以及美海和光。两对最惨组合,要一直喜欢千咲,已经告白了。可惜了NTR之力把要打回海下,上来了已经是5年的差距,心理发展上的差别,5年不见的疏离,印象的微妙变化直接把这对组合拆散了,可怜了一直专一不变的要,虽然最后找到了一个真正在自己背后关心他,为他流泪的纱友,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尾(对他们说是开始)。相比之下,美海的单相思就显得更加的可怜了,美海关心爱花,以致她不敢表白。叫光喊喜欢爱花那段,在我眼中是仅次与纱友在电车路口两旁表白那段感动,也加上了一点冷冷的伤心。整部看到最后,起码隐性cp是光:爱花,要: 纱友,纺: 千咲。毕竟后十三集的战国七雄模式注定有一个要当牺牲者,只是她是美海,她单纯对光的喜欢之情,以及渴望为他付出的心没有得到回报,正如结局所说,所有的感情溶入了大海。如果说前十三集的天使是爱花,那么后十三集,以及整套戏的天使,就是美海。付出,祝福,等待,仅此而已。结局里光在回忆起纺捞起爱花后说过一句:"根本不存在什么命运,一切的事物都可以用我们的双手改变",只是光改变了原本纺和爱花的组合而已,但要对千咲,美海对光的感情付之流水不是对光这句话的无情反驳吗?在人定胜天的时候,总是意气风发的说命运在我手,天地任我行之类豪情万丈的雄语,只是命运依然存在,并继续无情的打击自己身边的人,只是自己茫然不知而已。一切的缘分,关系,中间看似无限ntr,但其实结局早已被命运注定,NTR之力什么的只是把关系引导去一个最终结局,角色间的关系无意中已经被命运所牵引,虽然他们身在其中而不自知。

声明:

     人物设计很好,令每个角色都有独特的性格和感情,亦不是卖萌,腹黑,三无的正规日常番分配模式,每个角色展现自然,总体不错,和京阿尼例如京吹一样,有特色的人物塑造令剧情都推动更加自然。

云顶娱乐 5

     人物方面,因为人物塑造得好,光的反叛好动(op一开始就可以知道),要的冷静善良,爱花的活泼以及千咲的各种纠结导致整个剧情的流动。而感情线也不是那么ntr,就是 纺→(暗恋)千咲→(已表白)光⇔(已表白)爱花→(憧憬)纺,再在千咲下加上要(已表白)←纱友(后期表白,表白的时候很有美感) ,美海喜欢光 的循环关系,而通常说循环关系下的人都是没有结果的,可见冈妈 "别出心裁" 的设定。头十三集在校园,家庭,海村与陆地的环境下发展感情,后十三集的第主线是围绕千咲的感情瓜葛(主要参与者:千咲,纺,要,光)。其后发生了寻找爱花的主线事件,成功后开展主线后十三集的后半部分,即是围绕爱花的感情瓜葛(主要参与者:光,爱花,千咲,美海),在爱花被夺走爱人都能力(包括旧有记忆)后,剧情增添一分悬念,结局更加不明朗。随着第二次船引祭(后十三集第二,也是最后一个主线事件)的开始,爱花的记忆被找回,光拯救美海,海神令海村重新甦醒,一切回到原状而收结。但是大家只有感情上的进展,关系上原地不动(实际上一对确立关系的cp都没有),有点绕圈跑的感觉。
  
     立意方面,可能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爱。围绕整个剧情的例如明姐和她的新家庭的温暖,光父亲的父爱,老师对学生的关怀(经常请吃)等等,也许简简单单,温暖的爱就是最美的景色。

回到这部作品里来,即使伊佐木要这个角色,没有视角挂也没有亲爸妈(…)不如光君元气直率,不如纺君沉稳有策,我也依然会不变地喜欢着他。如果说,他的长相、温柔性情以及淡定的行事姿态和敏锐的洞察力能让大家封他为男神。 那么这些所谓的,人类负面情绪的一些东西,反而托出了这个角色的真实,让他的人物形象更为立体、饱满。有一位朋友转了我当时19话的一条同步评论说到「看到这一话的要君,我有种神仙下凡的感觉」当时我没看明白那句话,过去问了一句忽然就感到恍然了。 之前有位伙伴在评论中说,看到我有写喜欢「ちはやふる(花牌情缘)」的真岛太一和「氷菓(冰果)」里的福部里志,感觉我喜欢的人物都有类似的地方,比如“苦逼”。对于此,我想说的是,其实我不是因为人物命途弱势所以喜欢了那个角色,除开要看作品表现和角色塑造。 比较戳我的点,一般不是“苦逼”这个特质,而是一个能够更贴近现实,有着真实「人性感」的角色。这样看似有着弱点,并不完美的人物,反而塑造的形象内里更丰富,值得深度挖掘的东西更多。 好了,目前的观赏感想说的差不多了,本作剩余的放送剧情也只有7话了。可它还有那么多主线点和支线伏笔没有收束,我还真有点担心搞不好冈妈她们收拾不住,最后会烂尾…。只能祈祷她们收收玩心,不会如此了。

此外,PV音乐 "凪-nagi"(RAY)听罢有种“这就是青春”的感觉,一直收藏了这首歌,十分推荐。

其实恋爱本身就是一种含有自私面的情感,它有着美好、爱人、施与奉献和包容的一面,但同时也具有带给人占有、控制、嫉妒这些所谓“负面情感”的一面。所谓的恋心,本就是美好与各种混沌情绪夹杂在一起的。就拿现下在日本掀起话题的日漫「失恋ショコラティエ(失恋巧克力职人)」(现已出真人化日剧)来说,漫画原作作者就是通过了对这部作品里各个角色恋途的描写,很深刻地体现出了这一点。借用王小能对这部作品的观感来说「(它)揭露了恋爱是多么容易「三观不正」的一件黏糊事儿。 (作者)不避讳揭露大部分角色在爱里的弱点,但是也会让你觉得用力爱一个人是多么有趣美好,平庸狡猾的凡人也能享受有趣震撼的恋爱。我真心希望大家都能体会她作品里的复杂韵味。」相信,早已经看过这部漫画原作的朋友们应该能立刻体会到我想表达的东西了。 同时,抛开恋爱的成分来想,其实这种程度的「嫉妒之心」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有过,只是它通常不会像电视剧里那种被戏剧化夸大了的演出形式一般表现出来,这是一种在你无法自察的时候,就很有可能已经发生过了的微妙情绪。它本身的出现是人之常情,究竟会不会真的造成影响,是靠每个人的自察和自持调解来决定的。

     几年前在三色台J2看过PA的一部作品《CANAAN》,在中国背景下的打斗,剧情很赞。现在回顾起来才知道自己已经看过很多PA的作品,由《 TARITARI 》,到《 Ture Tears 》再到《 花开伊吕波 》(一说雷霆崖),觉得 PA.WORKS 的作画,剧情都是一流的(glassip和夏洛特是特例)
    
     接触《 凪のあすから 》是在一部PV上面,音乐真的很触动我,之后因为b站下架了所以下了BD。这部作品的编剧是大名鼎鼎的冈妈,经过《Ture Tears》,《花开伊吕波》和《未闻花名》的经历也就对剧情没什么大惊小怪。
       
     延续 PA.WORKS 一贯的风格,《 凪のあすから 》的作画依然是一流的,风景画的很綺丽。雪景,学校,海村都令我眼前一亮。甚至见到有人说PA社可以成为壁纸界的二哥(一哥是新海诚),在我浅薄的经历中,风平浪静的画面,尤其是景物,是我见过的日常番中最漂亮的。

云顶娱乐 6

云顶娱乐 ,     OP/ED的制作也是良心,OP1不但好听,更展现了海上世界以及活泼的角色形象,最后角色一跃的一刻令我充满了遐想。ED1同样,不同人物在沙中展现,结尾的爱花令我觉得是个悲剧(结果的确是)。但op2和ed2实在震撼不了我,op2各种残念,就是要有点摆脱烦恼的笑容。虽然op2的独白,ed2的特写很好。音乐上震撼不了,但爱花回来后op2的微妙改变,ed2的增添色彩(灰暗到彩色加上纸飞机)的确良心。
       
     世界观方面有创意(好像有克苏鲁神话世界的影子),海村人和陆地人的矛盾带动了这个世界发展。作为日常番,这个世界观加分不少。

根据目前整部作品下来营造的故事展开基调,结合标题来看,我们能够感受到每个角色在故事大局形式发展下的漂泊感,自己的心愿因为造化弄人得不到回应,同时也有着自己无法回应他人对自己期待的无奈。 所以,基于各种考虑,我打算从下一话开始给自己在精神上放个假。让自己恢复成以前最轻松的追番方式看完最后几话。 官方放什么剧情,看就行了,不再搞那么多分析和逻辑推测。因为按照冈田等人这个脚本阵目前的展开节奏看下来,剧情是没有那么多道理可讲的。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无法找到由头解释的神时机出现,和缺少过渡的急展开的原因。 既然都放话了说后半段是会像童话一般的展开,那么我就等着期待她们拟出的一个童话般的结局收尾。所以,我打算放弃思考了,跟着展开走就行了。有时间,再多去去填一下自己的要君单人“看图说话”坑,或者发一下有关要君AMV的画面脑洞(?!  结尾依旧是下一话的看点。20话的标题用了很梦幻童话的一个代表词「ねむりひめ(睡美人)」。而通过预告我们也能得知,似乎有讨论到王子吻醒公主这么一说。那么结合官方最喜欢给观众制造误解的打散台词x画面混搭的伎俩,难道这是在暗示纺君和美海再次交流要联手的节奏吗?  好了,说好的不带脑子看番的。从下一话开始我就要恢复非理性,纯感性的追番节奏了!(大概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相关逸话 】    该说的好像都讲得差不多了,现在聊聊和作品相关的那些东西。      ☂ 声优:逢坂良太(要役)和石川界人(纺役)在女角里也都最喜欢千咲。      这个来源自官方动画广播「凪のあすからじお」的第18回(1月29号)放送的内容——     逢坂良太「谈起女生阵的话题时我说(我)最喜欢千咲……」     石川界人「我也说着我最喜欢千咲的……」     逢坂良太「诶?」 x N     石川界人「诶?」 x N     茅野爱衣「啊…」(小声)     逢&石「要打架吗?!」「走!去厕所来战啊喂!」     茅野爱衣「不要啊!不要为了千咲而纷争啊!!」

     剧情方面,前13集展现了家庭温暖,校园生活,街坊的互动等,令整个社区充满活力。后13集随着冈妈发动NTR之力,把四人组打走三个后,剧情就开始有点平淡了,没有了华丽活力的海村,校园生活比重减少,转而流水式发展感情矛盾,这个世界反而变得死寂了。头十三集是一杯蜜糖,后十三集是一杯牛奶,淡而无味,这样反而浪费了这个世界观,毕竟失去了海村的陆地跟其他日常番有什么分别呢。但纵观整个剧情,到也说像绿茶贴切点。

云顶娱乐 7

云顶娱乐 8

现在要千还没有真正走入死局,脚本还没有让千咲正面宣判,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放弃对要千的希望的。但如若最后结局仍是纺千,请冈妈还是让要君暂时一个人吧(为何不支持纱要参考后文)我起码还能看到一点,对于变成成人后进化版要君找到能真正予他匹敌扶持之人收获幸福的可能性。 最后依旧送上脑补的西皮寄语,不过这次是作为观众视角送给要君的—— 「君はどんなに辛くでも、彼女の幸せを守りたい。それは君の強みでもあり、弱みでもある。彼女と一緒にいるために、痛みを我慢していただろう?君のそういう、変わらない優しいさがとてつもなく苦しい。君には、曇りのない顔で笑っていてほしい。これから、あなたのことを知っていけばいくほどに、この想いは深まるでしょう。」   ❤ 有关纱要 对纱友这个角色,我是喜欢的(参见前文角色单人详述)石原夏织对于五年后纱友的演绎真是越发有女人味了的感觉。但是就感情线收束,以及脚本本身故事的考量而言,我无力支持纱要这对西皮。纱要厨们先别喷,我这里的论调绝无偏心,请先看完后文再说。 首先是脚本里对纱友感情线设计节奏的不合格,虽然这对有不少萌点,但是以冈妈的功力而言,其实可以写出更好的萝莉感情故事展开。这里也许是由于动画每话时限和主、支线任务安排太多的缘故造成了这种遗憾(前文在分析要君单人的时候也有提到过)纱友爱恋意识的觉醒和参战部分实在是铺垫太少节奏不对,前篇里情感的发端积累不够,后篇在剧情展开上推力又一下子增大了好几倍,情理上即使能够想象也还是稍显得违和感了一些。以前我对朋友曾说过,推测可能是最开始在设计整个原创脚本设定的时候,有出于增加目标受众群的商业选择,同时也是为了作为半年番后半段有更多矛盾发力推动剧情的考虑用了这招。

之前一直觉得可能是要君在虽然看出纺对千的情感倾向苗头,但是还并不确定纺君对自己是否有意识到这个喜欢趋向的前提下,先来借着话头主动提到纺君,通过观察千咲的神情来打探此时纺君在千咲内心的位置和在意程度。以上如果不是我多想的话,那么这里千咲的脸部特写就是妥妥有潜台词的镜头语了→配合那句很短小的「噢」的疑惑自喃,可以理解到含义是:此时的千对纺君的在意程度还没能高到能自我意识到的级别。然后这个信息就被同视角的要君和我们观众get到了。 不过要党们也别开心,你们如果以为智情双高是优势那可真是大错特错图样图森破!在这部作品里,碰上纺君那种属性的对手,那就是妥妥地被克!妥妥的劣势啊!!你们想想,纺君因为情商不足不可能随时掌控好周身情景的所有状况,而秉直个性的影响又会让他有时有话直说,但是到了要君这里就很有可能就会因为顾虑到在场某位同志的心情,话到嘴边就遛了个弯儿又吞回肚子里去了啊!在某些情形下,他肯定又会像以往一样,把苦一个人全吞了,然后披上那副云淡风轻人畜无害的笑容啊啊!! 明明是毁得肠子都青了状态,还在那儿丧心病狂地用笑颜治愈他人然后自虐(。你个笨蛋在这种时候还耍个什么帅啊!释放情绪在她面前无助地大声哭泣吧!!对于千咲这种散发着母性光辉的女人,男人就不能把自己武装地太过完美。有的时候,展现一下自己脆弱和有缺憾的一面是很重要的攻略手段。你看看在掉链子的水平上,隔壁的纺君已经领先甩了你几条马路了!(冷静 同时这种双高让他在17话时,由于看见千咲的关切视线依旧跟着光君走和纺千夫妻mode on的两段,造成了自己对千光线「千咲好像还是喜欢着光君」和对纺千线「已经相互扶持五年进入了老夫老妻模式(其实根本没互通心意,一个还在单相思阶段)」的误判。 不过对要君来说,看到千咲抱着纺君痛惜的那一幕还像是昨天刚发生的事,现在面对眼前的这些信息会那样理解也无可厚非。因为一向上帝视角的观众其实是明白了千光线已收的结果的,那么17话里给要君视角里看到的那些镜头是为了什么呢?个人感觉有可能是为了给后面情感剧情收束发力,所以在此介入干扰信息,为了混乱要君对局势的判断以及未来要千展开的一颗隐患种子。有不同意见的朋友们欢迎留言讨论。

云顶娱乐 9

 以上两大点是接下来所有讨论发生的前提,我将基于此,在下面发表一些个人的分析和感想言论。如果有语死早还是不太明白上文所说含义,或至今仍没对这部动画抱有任何好感跑来砸场找存在感的,建议您还是避开本帖不要浪费您宝贵的时间了。可以接受的朋友们请继续往下—— ✔ 阅 读 注 意  以下讨论的部分内容涉及剧透,部分评论涉及引用的drama可点击链接在线视听。  全篇略长,且纯属个人同步放送时期追番的观点,不排除官方后续变化打脸可能。  建议各位看官在闲暇之时,有选择性地边回顾本作边看本长评提及的部分,会更有感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了上面废话扯淡了一大堆,现在开始正题。   个人对于「伊佐木要」这个人物是近年来少见戳心戳肺一般的喜欢程度(一开始我也没料到)如果有谁想和Po主分享一下有关于这个角色的感想相关,我想我们完全可以促膝长谈三天三夜(。   所以在这里,我暂时只取大家最关注的几大点来进行分析和发表感想:     【 ◆角色本身 】    ☑ 官方定位:圈子里最成熟的一个,可爱与帅气兼备之人,美颜中性。是海村组中最会读空气和察言观色的行动者(参考官网人物说明页和官方杂志特集) ☑ 观众视角:男神,稳重淡定有勇气,技术性表白神大人(各大网站弹幕评论) ☑ 民间传闻:帅哥,很酷(参考17话5年后学校后辈们的反应) ☑ 粉丝脑补:要(かなめ)→ある物事の最も大切な部分,事物的重点枢要,核心部分(来自K岛) ☑ 个人观点:冷静沉稳,温柔隐忍。有着男神资本,情商智商双高洞察力强,但恋途却苦逼地让人扼腕痛惜。

  这里要君抛出话题的举动,除了有一贯收集信息分析大家情感走向和局势的原因,其实也有要君对爱花单纯的关心的理解(想一下这时候的提问时机也是有顾虑的)同时还有一个很容易被大家忽视的情景就是在第3话5分40秒左右,光君不小心在门外听到爱花向千咲吐露对纺君在意之情的时候,有一个切身的近景镜头给了光君身后的要君,感同身受的他本是准备上前叫住安抚光君的。 以及在知道破坏舟曳祭人偶的“真凶”是萝莉组的那一话,因为她俩让光君间接蒙受了判断错误,他绕到后院很直接认真地面对纱友进行了批评说教。

最后的那句「やっぱり(果然)」体现出的,是千咲通过与光君的再次交流,终于开始慢慢地接受了自己五年的变化现实。并在认知了以上【】部分列举出的心境变化之后,形成了建立在这所有之上的,所谓不忘初心的(小时候喜欢光)一种喜欢方式。 自己不再是那个当年面对爱恋的苦涩只会一味逃避和隐藏心意的千咲。而是终于能够承认现下的五年差及自身变化,能够以更坦然的心态与方式继续喜欢着光君。当然,这和我们普遍意义上的爱情肯定有微妙的不同,或许我换个角度打比方来说会更好理解一些。 就是指,假设结局是纺千最后成了,你问千咲还喜不喜欢光君,她也一定还是会说喜欢的。这就和你最后爱上了一个人与他结为连理,但是心里还会留存着对儿时初恋对象的那份美好憧憬一样。这是一个人对自己青涩时代的恋爱经历坦然承认并释然接受的姿态,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任何人都有可能会经历到,所以我说这句台词里所谓的“喜欢”和我们所谓的成人“爱”,在程度和成分上是有微妙区别的。 同时,这句「还是喜欢着光」的台词,究竟是代表着她在原地踏步还是有所成熟成长。我个人的想法是——这叫「可以向前走了」但还不是真正的成长。有些观众会认为,按照故事发展到五年后的今天脚本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来想,千咲此时这种所谓的“痴情”(严格来说这个词用的不准确)只是在吃回头草,执迷不悟。对于这种解读,我暂持保留意见。 其实就像是光君在19话里,与千咲对话部分指出的那样「平常很谨慎,但偶尔会很乱来」「看起来是在听别人讲话,但其实根本没听进去」「稍微戏弄几句就会马上认真起来」。如今的千咲,的确仍保留有这些特质。 但是通过这一话下来,脚本在千咲心理活动方面的着墨描写和最后结尾的进展意图,再配合起一如既往是脚本组天意代理人(?)纺君的「能够往前走了」的发言,我们能够感受到——官方想体现出的,是她已经做好了迎接变化的准备,「向前迈进」了。即使,她所选择的这种迈进方式,结果是让所有人又打回了一期后半段的局势。全员恢复单箭头,成就局势进展洗牌。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新一阶段的感情线进化战争正式打响的预告。 在这里简单带一下我对洗牌的脑洞:如果按照洗牌说成立的前提来想,剧情后篇的结局线路一定需要与剧情前篇最后形成的局势有区别,才能体现出这里的“重新展开”的意义。那么,千对光的单箭头,会不会最后变成纺千双向?光对爱的箭头,以及要对千的箭头,会不会被截断或是直接被安排成了开放性的结局呢? 当然,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这一话的脚本是吉野。我们对他写脚本时,所利用的一些接续安排和过渡手段,不能太过于追求逻辑思考。所以,19话下来,各家的分析看法如何,全看各家的出发点在哪。有各种解读也很正常。这个我会在后面的制作方感想部分继续提及。 回到19话末尾的光千场,我们从光君的话里得知,他眼里的千咲,性格与五年前并没有太大改变。而在以前同样发表过对千咲改没改变感想的纺君,是认为千咲在身心上都有改变的,即便她在这五年里一直在精神上原地转圈,沉溺在过去不能走出来。 从千咲14话以后的种种表现来看,我们可以了解到,她更在乎的,似乎是光君这边的答案。更何况她一直以来都在介怀自己与海村组的其他伙伴们不同了的这件事,所以光君这边的答案,作为她本人在情感上来说,也会更愿意接受一些。即使真相是,光君和纺君的不同解答,只是出于各自立场和看问题角度的不同。 然而从剧情里反映出来的,她自身究竟有没有在继续自我逃避,是全凭她根据与光君的交流自我定夺的。所以,要想让这种容易“在思想上走进死胡同”的女生,能够正视自己,认清客观现实向前走,就必须要有人来引导他。而光君,在故事里一直以来都是被描绘成风向标一般的存在。其实就如同爱花当年的那句台词「(光君)一直挥舞着旗子的话,大家一定就不会再迷惑了」里说的一般。 比起要君的温柔爱护,纺君的循循善诱,光君这样的提示标杆和源动力一般的存在,似乎是如今的千咲更容易接受的。当然,这也只是目前。后面成为这一引导存在的人说不定发生改变。毕竟光千结局的可能性相较光爱肯定是低很多的,何况他家侄女还没表白。 就19话末尾来说,千咲再次确认保持了喜欢光心境的发展现状,已经影响到了接下来纺千要这边的形势。千咲她到现在还没发觉纺君的心意,因为把他当亲人看待,所以一直在其面前表现地很自然,更是一如既往地吐露着心声。而这种无意识的亲昵,究竟会不会最后变成有意识的转恋人通道;纺君能不能成为替换光君带领她前进的新引导者。这些,就都得看接下来纺君本气的发挥了。 而要君方面,千咲虽然敏感,但在感情方面大多时候是只能照顾到自己感受而无暇顾及他人的钝感女。所以,面对一个曾对自己表白,并多次用语言行为提醒自己这一点的男生,是有所压力的。而要君,如果想成为引领这般千咲前进的存在,起码还得再爆发一次放个大招,才尚且有机会一搏。在19话里,脚本通过千咲的视角,让主角圈大部分人的故事发展都有带过一些,但唯独没有和纱友有交集。所以我曾在13话要落水后,期待纱友今后能与千咲有对手戏,刺激起要千这条线的想法也因此彻底磨灭。和我有过同样考虑和期待的亲,也可以洗洗睡了(抹泪 谈完千咲我们来具体讲一下男生这边。故事进展到19话的时间点,大多数开了上帝视角的观众都为「纺要之争」觉得可笑。我看见很多人都在说“纺君要君鹬蚌相争,哪料光君渔翁得利”。要君把纺君当做第一情敌来看待,纺君也有意识着要君。说纺君有意识着要君,是因为看到饭局那段,制作方有特别给出一个纺要对视停了好几秒的分镜。那多停留的几帧画面,就差没有改图党在中间加上ピリピリ的火花了。他是听出了要君「在找碴」的情绪,所以在有意识地陈述理由,回应着要君的挑衅。 然而这种情形的形成真的是前面二人蠢爆了的结果吗?其实不是,我们得这么想——正是因为纺要二人都知道光君对于爱花一方通行的感情,因而会有一些光君不会接受千咲心意和她在一起的前提设想,所以才这么急于地站好优势位置等着接盘(。)要君把纺君作为竞争的头号大敌而并没有同等重视光君位置干扰的原因也在于此,光君是向着爱花的,然而纺君却是对千咲有想法的,所以谁的威胁更强一目了然。他将纺君列为真·情敌一点也不奇怪。 只可惜,目前的状况的确会让观众感叹兄弟俩“相煎何太急”。其实在一季最初,我还私心想着如果把要君和纺君这两人放在一起,绝对会形成一个很强力的组合吧。性情上也很搭配,经过时间一定能培养成很好的兄弟啊!(海尔兄弟?)结果,脚本打算让他俩喜欢上同一个女人(呵呵 还是先看纺千场合。19话,纺千夫妻模式又一次全开。这在后廊边喝酒谈心的情景,让我在直播时直接穿越到了当年日剧「萤之光」的片场。唯一让我比较吃惊又有些疑惑的是,纺君竟早已(?)感知到了要君对千咲的心意,脚本你能不能给我个解释…? 我可以理解为是他5年时间没白过,阅历经验终于成功地让情商直线UP了么?当初还年少的他,似乎没觉察到爱花对自己的心意。如今五年过去了,情商通过人生体验有所增益,所以一声不吭地认知了要君对千咲的想法?不过如今的纺君,比起过去在人情方面的体感程度,应是加强了很多。虽然还是有面对当时刚回归的光君失言惹怒的时候,但比起五年前的面瘫直语,还是有所区别的。也可能是真的受到了千咲的一些影响,让自己收获的情感以及外露的情绪丰富了起来。 这一话的纺千情景,有争议比较大的几处:一个是对话里关于「失去了的部分」的指代,一个是「交过去」这句话的含义,还有一个是「能够往前走了」的意思。后两个争议,其实受字幕组影响被坑的人很多。 首先关于「失去了的部分」的指代,肯定是有友情也有亲情。五年前的中学时代,海村组是他唯一比较亲近的同龄伙伴,这里意指其失去了和其中3位朋友一起成长的机会。另一方面是含着他的身世,代指其由于自幼跟着爷爷过在亲情方面的缺失。然后这两个方面,都由千咲作为朋友、家人陪伴的时光,作为了填补。 第二个,关于「交过去」并不是把谁托付给谁的意思,而是承接那句“如果是在那里能装作视而不见的家伙”的台词,表示如果是这样我根本就不会让你接近千咲,甚至还主动提出让你帮忙把她送回房间。我看到有伙伴吐槽说,纺君的这句话根本就逻辑不成立。如果不是要君救他他早死了,还哪来这么理直气壮地,朝着救命恩人宣布所有权一般的台词。 但是说实话,这种搞不好就会吵起来的场面,有很多话就是顺着对话形势吐出来的,背后经不起推敲也没什么。包括后面要君的那几句回应也是如此,这个我在后面会再次提到。我对这句话的解读是,脚本写这句的真实用途并不在于台词字面上的意思,而是在用这句话,表明纺君对千咲是有感情的宣战。表明“我忍了五年就是怕别人说我趁人之危,现在终于等到了你们回来,大家站在差不多的起跑线了(其实并没有?)所以我也要开始正式发起攻势了。” 当然,他自己究竟是想参与到什么程度,是真的觉得自己能够努力给千咲带来幸福,还是说如果被千咲拒绝也能果断放弃退居守候位置,达成“亲情以上、恋人未满”就不得而知了。因为他一直以来对千咲的感情都是不强硬的,掌握权本来就在千咲手上。 然后是最后一处「能够往前走了」。这句话要看日文原文可能大家会更好理解一点,意思其实是更倾向于: ① 我可以向前迈进了(比如正式开始追求千咲这条发展线路) ② 千咲也终于可以向前迈进了(不再一味地沉溺在过去,详情分析参见本次更新前半段) 这样分开理解这句话翻译成中文的含义会更准确一些。 说句题外话,我听身边混S1的朋友说,有人提出了纺君其实是一个“处心积虑、趁虚而入之人”的说法。我不是纺党,但总感觉从这种思考方向里闻到了一股子厚黑学的气味。对于这种论调,我只能说,按照这部作品的定位基调和制作组成员的一贯特色,做人设的时候,若是把纺君设计成无口但是却是心机深之人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在真正放送开始制作进行的阶段,由于脚本众们安排他登场时机的各种神插入,以及仿佛开了脚本视角挂的“神之预感”,无意识给观众们传递到的某些信息,容易让部分人往那方面想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然后有件事,让我想给纺君再次点个蜡烛。那就是如今造成千光死灰复燃的局势,其实有他自己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当年备受纺千党好评的「海边补水」惚れscene还记得吗?在前文里我给他点蜡烛的时候就提到过这里,不过当时的原因是“当年明明是他自己劝千咲不要为了所谓的成为大人压抑心意不表白,结果如今是自己不敢说出来。” 现在的原因则变成了“当年如果不是因为你站在圈外说话不腰疼多了一句嘴,如今在自己‘失却的事物,用新的填补进去就好’这么煽情的一句话之后,千咲还能直接当了耳边风睡着,还在末尾来一句‘我果然还是喜欢光’吗?” 啧啧。真是作孽,蜡烛给你。 另外刚才提及的受字幕组之害,还是拿爱奇艺举例,要君明明说的是「能和千咲在一起(这里的“在一起”不包含情感相通,是指代能陪在千咲身边的这种物理上在一起的含义)」然而爱奇艺那边,又再一次脑补成分过多的翻译成了「能和千咲一起生活在陆地」。 还有几个小地方,直译过来没有附加任何注释,实在是容易让很多完全没有日语经验的追番党们误解。我已经看到不止一个人被要君的那句「很成熟呢,千咲(还真变大人了呢,千咲)」的气话给影响,以为这是要君的一句陈述了。总之——轻信单边字幕组,毁你三观晕糊涂。 然后就是两个豆知识细节在这里也说一下,关于千咲那个“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情景形成,可能一方面是由于日方动画审查制度里有的“禁止未成年人饮酒镜头的限制”规定,另一方面我们可以从剧情上来考虑:这时的千咲,目击了美海对光君心迹的暴露,再经过半天下来的思考,后面又忍不住向纺君吐露自己在想的这些事情 → 这些种种,体现出了这时千咲想要静下来进行自我整理的心情。需要依赖,需要进食,需要向人倾诉。 这些因素合在一起,哪怕是喝着酒精度很低的饮品,也一样会因为对繁杂思绪的整理累得睡着。配合第二天早上,千咲在冰冻海边自喃自语的那句「喝了那么多,倒也没有宿酔啊」可以说明,昨晚是真的把心事吐露出来了,在精神上有所缓解放松,所以彻底地睡了一个好觉。 另一个细节是由于文化差异,很容易让部分不了解日本的观众误解的“叫唤洗澡”那一幕,日本普通家庭都会是一家人在浴缸里共用一缸水泡澡,按照家庭成员排序分别进入。这是是很常见的事情,不用延展想得太深。 但即使是这样,我也不得不再次重复那句话:千咲真的成为了这部作品主角圈里,有家人、有朋友、又有恋人候补的人参赢家。嗯?我好像又一次感觉到了冈田的玛丽苏本性——三类男士!做伙伴做亲人做情人!总有一款适合你! 接下来我还是回归某位仍然处于男神配置屌丝待遇的人物…在18话,我们能看到要君对美海多般有意识的照顾和对「焦虑暴走光君」的压制提点。相信这也能成为我前文里对于要君个人成分分析的有力佐证之一。但让我遗憾的是,最后还是没能看见他的家人。明明是同时回的家,一边分镜台本虐到美哭,一边却一个镜头都没给。相比起制作方的重视程度,更让我郁闷的是在他剧中的配置。虽然这一点在前文里应该已经吐槽了不少,但是我现在仍是忍不住想问一句,现在的这个局势,除了纱友,还有谁在乎要君的心情?从来没有人能够真正意识体感到要君的心思与苦恼,真是让他不爆发也难。 19话,在那个披着讨论正经话题外皮的暗涌修罗场,要君再一次在精神上承受不住,情绪漫溢而出。对战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大家都像没事人似的吃着饭,要君又披上了那副人畜无害保护色的面庞。然后被千咲的一句话引出,他首先沉不住,发起了闹别扭似的「含沙射影」攻击。然而这对如今的纺君无效,纺君见招拆招,途中打得火花ピリピリ直响。没能取胜的要君,因为千咲对于纺君的出言袒护,感到了惊惶与苦楚。即便心底明白千咲是在陈述事实,却仍是控制不住此时失落的心境,面对眼前左右侧二人的“夫唱妇和”,焦虑与酸涩的情绪一涌而上,第一次对千咲没露出好脾气,甩下一句气话离席而出。可他一迈过那道门槛,就已然坚持不住了。后悔了,伤透了。所有对于现状的不甘与愤恨,让自己想哭都哭不出,只能激动到身心颤抖。 如我在长文前篇分析的那样,要君还是太清醒了,所以这场行事一下来,马上就察觉到了自己和对方的差距甚至是失策点在哪。然而时间是无法回溯的,所以他愈发对自己此刻被动的“无能”感到痛苦。不过,按照正常人的情感模式。一直以来受到了这么多强力而持续的精神攻击,他要不爆发一次我还真觉得奇怪了。 此时纺君的镇定和游刃有余其实是有原因的。除开性格因素,毕竟是一个和已经与心仪对象同居了五年的男人,对比一个五年都被迫没能参与倾心对象生命轨迹的少年。哪边的内心能更镇静,高下立判。纺君能稳,是因为有优势。 暂且撇开千咲试衣的那段闹剧不谈,直接跳到后面的修罗场后续。要君能在那么绝妙的时间里闯进来打断纺,应该是已经在门口注意了一段时间了。由于已经不再听到千咲的声音,所以才开了门。这一段,制作组给纺君安排的“给过去做了结,给现下发战帖”的对局台词也太策略了些。 各种先礼后兵。纺君以长者的姿态,道他一句谢,夸他一句本性向善,然后才递的战书。这让本来就情绪不稳的要君仿佛回回出手都打在了一团软面上。原本受打击的一方应该是要君,但是这么一个来回下来,反而有些易受形势倾向干扰变换立场的观众会觉得,是要君嫉妒心太强了(这个将在本次更新末尾详谈),印象分各种掉价。 我曾经完全找不到想象方向性的,纺君对于要君救命之恩道谢的情景,竟然被安排在这种情形下展开。还是那句话,纺君的公正耿直等等性格对于现下的要君来说,是绝对的克死了。不过我想,一直以来都有关注要君的人应该能感觉到,这一话的要君在情绪上起伏太大有些过于反常。吉野在这一话里描绘的要君,激进地有些突然。前两话里好不容易继续刻画的温柔隐忍形象,被全然打破。不是说要君的性情里没有这一面,而是说想引出这一面所需要的中间过渡和铺垫没有了。 从饭局部分开始起,就只是单纯简单粗暴地给他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发难原因。给大家的印象,反而是会觉得他在像小孩子一样闹别扭,让部分观众代入其中的虐心体感大打折扣。不过按照吉野在以往参与的相关话数里,对要君多面性情的挖掘体现,这里有所补足的,是通过分镜里要君「侧首的习惯」(侧首=遮盖真正心意的试探谎言,如下图处要君曾说的一句违心话语,解读参考前文多处有提及)

云顶娱乐 10

云顶娱乐 11

云顶娱乐 12

目前的状况是,纺君现在还不知道要君喜欢千咲并已表白,所以在要大boss可能主持第二轮表白大会(?)以前,纺家这边暂时还不会演变成真正的修罗场。而要君一向是以守代攻的,他此时是宁可自虐接受心上人心境上的变化,也不愿即刻就打破搅乱她的生活。 在这里特意强调是心境上的,是因为时间带来的身体变化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障碍,不论千咲变成什么样他都会说是自己喜欢的type,也一定会喜欢上。可要君就是因为对千咲太好了,尤其是在她面前太淡定痛苦太不外露所以才一路苦逼。千咲经历了这么多,也比以前稍稍成熟了一点。 要君如果开了上帝视角知道千咲这么长时间的一些心路历程,一定是能够让自己再自信一点保持积极攻势的。可能还是他的温柔本性难移(参考最开始对要君温柔本性的分析)自己沉睡之前曾经因为主持告白大会自爆伤过千咲一次(就要君自己只听到了千咲对自己埋怨的视点来看)自己又一向深思熟虑考量很多,今后要君对千咲,可能真的会有意识地减小自己以往攻势对她造成的压力。 所以在这种局势下我根本想象不出千咲接受要君心意的画面可能,因为根本没有成长的空间和养分提供给这对。要君至今未露面的爸妈支线能不能算进来?这家伙对自己太狠了,就算智情双高你也别这么强把苦一个人全吞了啊!在如此母性的千咲面前完全不外露这些,面对纺君这种对手是会吃大亏的啊!(完全要妈心态

而另一方面,「红珊瑚」是一直被人们当做瑞宝的,象征着幸福与永恒。更因为其生境条件的苛刻,数量稀少,有被冠以“深海精灵”的称号,曾被天皇誉为国粹。对于这些人情赋予含义的解读,给我直接开了一个有关要君本人,和要对千咲感情恋途的脑洞。不知道有没有太太能明白我隐晦的意思(笑) 但在这里我真正想说的不是这些好的一面说词,而是2ch的日饭提供的有关红珊瑚盆景的另一面解释「自制心を強める石らしいな。嫉妬心を抑えたい人に~とか書いてあったわ(好像是能够增强自制心的石头,给想要抑制嫉妒心的人←这样写着的)」 没错,它谈到了「嫉妒」。正如我在本次更新里提到过的,脚本对于19话纺要交手画面的描写,给部分观众的观感是,要君成了一个嫉妒心很强的(小孩)在纺(大人)因为没拿到自己心爱的东西(千咲)在闹情绪。我还是暂且以吉野对这段的描绘没有任何不适宜之处作为前提,来讨论一下所谓要君的「嫉妒情绪」。 回顾一下过往,在故事前篇(13话前)纺对千最初还是不能说是有完全明确自己喜欢的心意。当时的纺对于千咲,并没有达到如今这种恋爱意识的强度。只是有互相吐露过心事,走得比较近。但要君的洞察力是很强的,其中好几次的信息被要君捕捉到之后,或许已经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外力(纺君)在介入自己的这个圈子,纺君对千咲的接近,似乎已经形成了对自己所居(多年来陪伴在身边最近位置)的侵占。而这种情感,被部分观众理解为了「嫉妒」。 说到这里,可能就会有无意识的白莲花精神洁癖党觉得这样的要君无法接受。因为在人们通常的概念下,嫉妒是一种包含在七宗罪里的,丑恶的负面情感。在这里我想说的是——

接着我想来谈一下这部作品的制作方面。以下评论的基调大概是——吐槽脚本,分析走向,赞美音乐。 首先是19话吉野的脚本,我又看到了他为了剧情推进在情节安排接续方面的硬伤。虽然这一话看上去很精彩,因为展开里涉及到的人物算是多数。但是为什么作为观众的我们还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从角色身上察觉到了违和感呢?为什么有人会觉得千咲和要君各自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呢?还是如同我在上文所说的,我的意思不是指角色的性情里没有这一面,而是吉野他为了展现这一面,铺垫做的不够,导致过渡很生硬。更重要的是,究竟还有没有在这个地方必须体现出人物这一面的必要? 拿千咲来说,首先是那段试衣杀必死桥段,当时在直播时我有提出「冲突起劲打头→搞笑缓解气氛→温馨收尾」这种故事起承模式是有的,但是吉野在这里并没有控制好。再来就是怎么好像突然跳了进度条换了片场一般的千咲下水场景,在这里她为何不带任何人陪同,一大早就直接拿着地图冲回老家了?(题外话:这里的指南针按照18话下水的镜头里,我们能看到是要君拿过的同一款。那这究竟是不是同一只,会不会纺君给的呢?) 另外,如果吉野只是想把“千咲告知光君海神传说的事”和“千咲向前迈出一步”的事合在一起一块儿进行了,才把光千场合搞得那么扭捏的话。那么末尾千咲那句大彻大悟的「还喜欢光」配合着最后「爱花没醒」的台词,传递给观众的讯息,绝对是偏黑招黑无误。而且19话整场过后,我们感觉到的,是脚本好似是用线在拉扯着角色像木偶一般地行动。并且在这一行动期间,失去了前面那么多话下来,对于角色本身塑造留存的一般印象。 部分人物的形象突然像孔雀开屏一般的将多面性一展而出,但同时,也因此模糊粗糙了起来。这种感觉让我突然一下回忆起了当年众人下定决心在舟曳祭上给姐姐办婚礼的(11话)后半段,简直就像是突然变成了少年向动画的片场一般,每个人都充满着希望展开热血演讲,然后整个氛围都充斥着一片用过了头的主旋律(还有美海那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豆大泪花)曾经以为吉野是愿意尝试认要君当干儿子的我果然还是太天真了,他似乎真的只是在发挥自己擅长虐人的嗜好,单纯地玩得很开心而已…。 其实还是如同我在直播时写的同步感想里讲的那样,吉野执笔的那几话,一直都有着和其他话数展开节奏的微妙区别。当然这是对比起横手等其他脚本操手而言的,不能单评好还是不好,这也是体现他个人风格的地方。 同时,我和部分日饭的感觉差不多。即使我有说他这样那样的不足,但他在这一话里以千咲为主场,几乎带过了主角全员的关系发展。就剧情包含的内容点而言,还是比较精彩的。而在展开方面,虽然让要君情绪爆发与不爆发都有各自利弊的一面,就我个人觉得还是爆发一次更好。起码从角色上来说,他在精神上能够有所缓解,情绪释放出来了一部分也不至于把自己逼迫地太紧走入死角。而且在吉野的手上,他的戏份能有所增加,能让我不再老看着他苦逼的隐忍笑容(←最后一句重点?! 吐槽完了脚本,再来分析一下走向。冈田魔女前阵子在电击的第4回特集访谈里说到: 「主人公=中心になるポジションは、恋愛群像劇としての展開を目指す中で、あえて“他者の恋物語を読む存在”にしたいと考えていました。さらに、自分も渦中の人物だと気づかぬままに読むという、幼さの残るポジションにしたいなと……(中略)男女逆転の、W主人公システムに挑戦してみました(笑)。」 她提出想挑战双(叙述)主人公的模式。而这种主人公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是作为爱情产生的目击者视角意义上的主人公,是读着别人爱情童话故事的,见证者一般的存在。 其实这种以第三方叙述者的口吻,来串联讲述故事的手法很常见。但如果按照她的这种写作发端来想,很明显的,就是叙述者(观察者)将会是被排除在感情双线相通以外的那个人,因为只有在双线以内的相关人才能有所发展——也正如她所说「1クールでは光だったのですが、13話を通して精神的に成長したことで、立派に恋物語の登場人物になってしまう。なので、2クールからは美海を主人公と考えています。」第一季度的光(看着花纺)然后通过13话成长第二季度从观察者升格成了故事里的人,第二季度的美海(看着光花)在保持着成长。 那么如果我们按照这种逻辑,反观修罗场的三人呢?纺千要这边用的……几乎都是要视角。因为要对千的过往种种,纺君压根就没有参与过。而要君,则见证了纺千一路过来的不少历程。从最一开始,要君在9话海边捕捉到的纺千信号(没和纺君打招呼那一幕)然后听说纺君和千咲、爱花一起外出买衣服了的不高兴,再到13话的(ry,以及如今上陆之后的虐心。 在这个擂台场里,纺君绝对是一如既往秉持着编织故事者的本性,而要君则逐渐的被脚本发展边缘化,成为了“看”的那一方人。当然,喜欢要千的伙伴也不要老是被我这种论调影响到了观感,该支持的、该守候的还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 哪怕最后要千不能成,我也一样希望制作方能够最后良心发现一下,还他一个释然的结局。我会告诉你们其实按照现在脚本的发展节奏,我更希望他能最后放下对千咲的执念,去另一片大城市里寻找自己的新未来和真正的soul mate吗?!(你都讲出来了 如果按照目前19话末尾千对光君心意隐隐复苏的节奏,那么最后纺千要三边都保持单身结局的都有可能出来。但这种全打光棍的开放性解决方式是最让人无语的。制作组曾经说过2クール(剧情后篇)是像「おとぎ話(童话)」一般的故事。 如果这种说法是可以兑现的,那么按照童话的好结局惯例,这部作品最后是会以「成就恋人」来达成真正的Happy Ending叙事需要的。按照目前的局势来看,着重成就光君的感情线结局可能更符合普遍意义上的HE一些。

云顶娱乐 13

这个镜头是伴随着要君说出「抵抗」的那句台词出现的,并在之后【千咲[盆景]要君】几帧里形成了一种包含隐喻的画面感。首先是关于矮牵牛花的解读,日饭那边有人给出的说法是—— 要がちさきに告白したシーンでペチュニアの花が出てきたから 花言葉の通りなのかなと思った 「あなたと一緒なら心が和らぐ(与你在一起的话心会变得柔和)」「心がなごむ(心情平静)」「心のやすらぎ(内心安稳)」

云顶娱乐 14

云顶娱乐 15

云顶娱乐 16

  那么这种还在成长阶段的成熟,他是靠什么来补足的呢?—— 温柔。   和一直跌跌撞撞往前带领着改变的爱花和为这改变感到焦虑的光君不同,要君知道千咲一直在意、抗拒着这种变化,所以如果不是舟曳祭,他可能还会让自己继续陪伴着千咲,默默地维持守护三人的伙伴关系很长一段时间。而告白大会的引发,是由于被突如其来的事态逼迫地太紧了。要君就怕一切来不及,想想都什么时候了,眼看身边的这三个人还在持续玩家家酒的状态。其实从深层上来想,这也是一种逼迫自己成就大局的一种温柔。当然他本人是肯定很难意识到这点的。这种温柔本性导致“摸头杀”直接攻略了纱友并误伤了当初同期同学的路人女同学A。   另外我们来想象一下,对于这种从小被培养得心智上更为成熟的人,面对比起自己更闹腾的熊孩子,以及周围人可能经常掉链子出状况的状态,会不会真的所有人都能如同要君这样通过进化(?)自己的行为举止来让事情最后有个较为完好的收尾呢?不一定吧。比如人设界里惯用的人物黑历史设定,这种状况下的小孩子,会造就自己条件反射一般的反感厌烦或其他负面性情的可能性也是有的。所以能够让要君做出选择的还是他自己,我们能看到如今大家所谓「暖男」属性要君的原因,很大的一部分,还是出于他本心天性的温柔。   ◆ 暖男?还是隐忍的笑容?      说到暖男属性,我就开始胃痛了。因为很多妹子们会提起暖男,是因为要君那总是温柔出水的温暖笑容。可他真的是普遍意义上的暖男属性吗?虽然他也有能放声开怀笑起来的时候,却还是总压抑着自己情绪为他人展开笑颜之时更为居多。   看完17话的朋友们,你们还记得要君刚回归之时,看到纺千站在一起他“一秒进行心理建设”然后笑出来的那个情景吗。虽然在看到官方放出的17话先行内容提要——「要は2人一緒に現れたことに少し動揺してしまう。だが久しぶりの再会に笑顔を见せるのだ」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在这里我们着重看第三段诗文大意:        「 要 翻过海牛(的身子) “不是红色的”(这般)低喃着         要 在找寻着红色的海牛吗?         要 “不是红色的”(这样)松了一口气         要 没有在寻找红色海牛吗?         要 在找寻着红色海牛(却也)没有寻找着         要 没有找寻着红色的海牛(却又在)寻找着 」 这里表面上好像是在说,要找不到倾诉的「红色海牛」。但实际上,可能是暗指经历辗转,心意仍旧无法传达到(千咲)那里却仍旧在一个人继续默默尝试着的感觉。我对这里的理解是当初要君对千咲表白心意方面想言而不能言的纠结心境。想找到红色海牛(向她)倾诉出心中所想,却又在看到找到的其实是绿肚海牛的瞬间又松了一口气。 因为青梅竹马这么多年的陪伴所以知道,千咲很纠结于时间带来无法挽回的变化和生命轨迹不可逆转的改变,她害怕改变,不希望四人各自散开,因为一直以来都有一种孤独地追着大家的心态,总是看着爱花和光君在前面领跑着。所以要君明白,一旦自己先迈出了这一步,那么四人的关系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他不希望看到千咲难过为难,却又被千咲打算说出对光告白心境的变化和迫近的灾难预告步步紧逼。就是这种纠结的心理。所以后面诗文结尾才有那么一句局外人能言的,叹息一般的感叹——「にんげんって めんどうくさい(人类真是麻烦/复杂呢)」按此处该页排版和「べぶう」等拟声词推断此处可能为海牛/海神,以第三者的身份进行着呢喃一般叙述的表达方式。诗歌的意境直译过来真的很难把神韵传达到,原文的虐感简直是(ry    官方一直是吃饭睡觉虐要君的节奏,你们懂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2月17日更新 】 (20话放送前): 首先来讲一下有关目前美海与纱友感情线的发展。 鱗大人在18话教导我们「なにかが現れる時、何かが失われる(有些东西的出现之时,有些东西也会失去)」这句话究竟是在隐喻着爱花还是美海还不确定。不过按照18话的节奏,美海可能会成为鳞大人日后对手戏的主要成员,所以这句话是指向美海说的可能性更大。 个人感觉,一个含义是在说爱花的回归(出现)对于美海恋途(失去)的影响,一个是在说美海虽然得到了爱花给予(出现)的胞衣能够下水了,但是一定也会因为这种得到而失去某些立场上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当然,作为Stuff亲女儿的她即使最后恋途不成,结局也一定不会过于(ry 相反,初恋的不成功兴许反而能成就角色本身的成长型,甚至收获更多的东西。所以,即使过程会虐,目前我对制作组给她命途安排倒不是特别担心。 另一边,纱友的心思在观众面前一直是很赤裸裸地展现的。按照她自己在台词中的说法,尚且是不会主动去找要君。因为她明白自己失落的原因,单箭头的暗恋,造成的是对方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成同龄异性看待。更何况对方还有着喜欢的人,这一点其实和美海的处境很类似。但是现在有埋下的一个后续展开种子,就是在要君正式上线那一话,分镜里特意打在纱友日记本上那个“送手套给要君”的计划。 当然,类似这种程度的暗线支线伏笔官方写了太多。到目前还剩7话展开的形势下仍有一大堆都没有收束或者展开,最终到底能不能见证到这一幕的发生还是个未知数。 感情的发展,是需要有双方交流的,哪怕形式是吵闹或冷战,那也会成为一种双方交换感受讯息加深理解的方式。然而就目前的进展看来,美海与纱友两人都没能通过表白或其他的方法形成一个意中人对自己有意识的形势。 所以,如果最后美→光不成,尚且还有一位路人峰岸君有的一说,而对于目前处于食物链底的纱友妹妹,要么就会在要君明确拒绝的前提下,以一人独立女性成长的姿态迈向大城市,面向未知充满希望的未来?(参见前文的海鸟隐喻说等,可针对要君可针对纱友)要么就会在要千不成的前提下,继续保持着追求态势向要君发起正式进攻以形成开放式结局。 其实之前,纱友初遇要君的那段偶像剧桥段分镜做得很不错,如果放在结尾,会形成一个很好的开放式表现镜头。但这里制作组出于种种考量考量,将这段放在了中间。那么就概率而言,结局马上成就纱要完全HE的可能性就降低了很多。 接着再来谈千咲。由她主场的19话,在脚本里补上了很久未见的千咲独白,终于透过台词将她个人的心思辗转表现了出来,一下子刷满了前几话掉线部分的存在感。 【首先她在一旁看到了光君仍对爱花一心一意的痴心不改,但此时的自己已经不像五年前那样,容易对此产生情绪上的波动影响了 → 接着不留神发现了也聚焦着这一幕的美海,然后就一脸了然,感叹美海就像当初的自己一样,压抑着心意以青涩的姿态追逐着光(当然她究竟是不是真的看透了这种感情稍后再谈) → 之后再通过廊边夜话,吐露出“美海那般陷入爱恋烦恼中的神情,如今发生身心变化的自己已经做不到了”的恍然 → 内心对这个变化的思考有所保留的疑惑 → 最终在被光所救那段再一次确认了在光的眼中自己,内里是没有变过的,并通过交流真正地释然 → 结尾记起开头的回忆杀,道出一句「やっぱり私、好きなんだ。光のこと。(我果然还是喜欢着光)」】 也正是由于最后这一段透露出心境变换的台词,让角色黑们又迎来了一次高潮。 我个人对于这里千咲的解读如下:

云顶娱乐 17

之后就是让要千党们津津乐道的海边对话这段,要感叹自己从不知道千咲的梦想是做看护士,结果就被千咲的回复来了个补刀。自己最喜欢的女孩子做了对自己人生巨大选择的那一刻,自己却因为当初咬牙救了情敌,一个误算被冲击甩下海底五年,自己根本就无从参与进去。我的神呐……要君这个新世纪的五好男青年究竟是招谁惹谁了,让你们这般虐他呀! 回归正题,接下来要君问千咲「千咲は…変わったのかな(千咲你…改变了吗?)」这句的时候,声优逢坂的处理是有所迟疑和顿角的。既然最后没有被音响监督NG,最终采用放送了出来,那么也就是说这里要么是逢坂自己的情感处理是对的,要么就是台本上有特意注明写着类似的指示备注。有朋友当时被字幕组翻译搞晕,问我这句话究竟是疑问句还是肯定句。我的回答是疑问成分居多。「のかな」大多在疑问和向对话方确认一件事是否是事实(或如同自己所想)时求肯定用的(大多时候是说话人观点是事实)不过比起直接提问「変わった?(变了吗)」较委婉一些。这句和前面在海边要君思考回忆起的两个镜头那段连起来想,就能知道要君理解到千咲的感情线似乎有所变动了,不过其实是有些害怕向当事人确定这个事实的。 紧接着千咲回问要君有没有变那里,可以很明确的感觉到千咲在这个方面依旧陷入了迷乱的执念没有成长,她在光要二人回归时的首场心灵对话里都有提出过相关的话题,说明自己还是没能真正正视或接受了已经改变的自己,依旧有逃避的心理。 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如果要千不成,那么17话要千在海边的这段对话属于制作组的“恶意”烟雾弹。因为在那里,千咲根本就只是出于对自己事情的考虑而提出的问题,并不是因为顾虑到要君的心意才拿出来讨论的。这里只是她在纠结「改没改变」问题的延续,又或者是她希望要君能改变不要再执着与自己了的含义。当然我对自己的这种理解,暂时持保留态度。 说起因为各路脑补字幕组的翻译版本引人误导的地方其实还有几处,比如要君入住纺家时的(伪)修罗场对话片段。对话原文是这样的——    要「ちさき、ほんとに、ここで暮らしてるんだ。」 千咲(你)真的在这里生活啊。    千咲「そういったでしょ?」 (我)不是已经这么说了嘛?    要「渔协にふたり揃ってくるから、びっくりした。そういうことなのかなって。」 因为在渔协看到(你们)二人一起来的,吓了一跳。(就在想着)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千咲「馬鹿!」 笨蛋! 这段对话一样耐人寻味。但是无论如何引人遐想,爱奇艺出的字幕版本「是不是那种关系」的翻译肯定是过了。说回对话剧情分析,千咲在这里回应要君试探话语的那句「笨蛋!」可能是因为毕竟青梅竹马了这么久,她从要君的话语里读出了一些调侃暧昧的含义,所以那句「马鹿」有嗔怪的情绪在里面。当然此时千咲究竟是因为有“同居”心理意识觉得害羞这么说,还是因为(暂时)对纺君当家人看完全没男女那方面意思的情形下嗔怪要君胡言乱语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最近能反映千咲本人内心确切想法的独白很少。

云顶娱乐 18

云顶娱乐 19

云顶娱乐 20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云顶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云顶娱乐:为中心展开的二三讨论

上一篇:果然是不能连着看剧,权力的游戏8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